饺子法瑞鹅

I know how much Bucky means to you. Jarvis is my co-pilot. Sometimes I'll be jealous but never doubt it that I love you. You are not alone. Do u bleed?

Chris * Sebastian RPS Becoming a kid (一)

Sebastian一直将自己照顾得很好,直到他遇到了Chris,他变成了被照顾的那个人。

 -----------------------------------------------------------------------------------------------

Sebastian一直将自己照顾得很好,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Sebastian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生活十分规律的人,罗马尼亚小王子的夜生活自然相当丰富,和Chace打赌输了以后穿着紧身牛仔裤沿马路狂奔两公里,又或是在喧闹的bar里六杯龙舌兰下肚以后,你当然不能奢望他第二天早上还能六点钟爬起来去中央公园呼吸新鲜空气。Sebastian独立,随性,长期的不规律睡眠虽然让他的黑眼圈变得更富有标示性,但他在吃上从来不会亏待自己。兴致高时Sebastian会一个人跑去找那些隐藏在街头巷口的小餐馆,肚子饿时他会去购买新鲜食材给自己做一顿合乎胃口的简餐。大概是因为白天睡得比较多,Sebastian在晚上往往会变的很精神,他会去租很多经典的碟片,自己做上一桶爆米花然后在客厅办一个人的party,有时候Chace会带着新出的点心来看他,结果往往是看着他在自嗨。不在拍片的时候Sebastian会买很多很多的旅游杂志,找一家安静的咖啡馆在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随意翻开,挑一个喜欢的地方,仔细做好攻略,然后独自上路。

Sebastian不会规律地去做什么事,他很随性的生活,不给自己定下起床的时间,自然醒才最舒适;起来以后看心情决定是喝茶喝牛奶还是喝咖啡,自然,空腹不能喝浓茶冰牛奶什么的戒条他从来都不是很在乎;高兴的时候正餐可能就是各种各样的甜点,牛奶布丁莓果蛋糕加上巧克力舒芙蕾;至于饿得不行狼吞虎咽的时候更不会去费心计算卡路里摄入。Sebastian知道自己的生活方式绝对算不上健康,但是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改变。他觉得过的日子适合自己的性格,这让他觉得舒服,自由。虽然有时候一个人享受美食美酒美景会让他稍感落寞,但是对于一个12岁就跟着母亲移居国外的人来说,这点寂寞甚至还未在他眼中出现就消失了。

Sebastian谈过几个女友,但时间都不算太长,最久的一个谈了两年。Sebastian对女友们都很绅士,也都很喜欢她们,然而无一例外,都是女友们提出的分手。Blair是他的第一个女友,Sebastian很喜欢她,他会因为她在看电影时随意的一句“这些郁金香真是惊艳”而跑遍整个纽约最终在12月给她买来了一束金黄金黄的郁金香;他会记着在她感慨里出现的那些许久未见的好友,然后邀请她们来参加她的生日party,Blair看见女友们的那一刻Sebastian知道她是真的很开心。Sebastian知道自己是喜欢Blair的,他愿意因为她的一句话为她去做很多很多的事,虽然他还是停留在自己的生活模式里。

Blair提出的分手的那一刻Sebastian愣住了,虽然他的确不觉得两个人会相处很久很久然后结婚生子,但是他也没有想过两人会要分手。他呆呆的坐在吧台边的高脚凳上,看着Blair漂亮蜷曲的卷发在眼前晃来晃去,嘴里干涩的说不出来话,“是我哪里做错了吗?”,Sebastian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稳而富有生气。Blair抱住他的头,亲吻他的同时眼泪不住地往下流,“Sebby这不是你的错。你很好,你很爱我,你把我照顾得很好,我很感激。但是你自己呢,Sebby看看你自己,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的生活还是那么糟糕。你是不是因为不开心才经常和Chace去夜店才会自己一个人去旅游?你看看你的黑眼圈,你有多久没有好好睡觉了?Sebby我很担心你,我很怕是自己把你弄成这个样子。我很爱你,但是我很抱歉自己不能让你更加开心,让你变得更好。对不起Sebby,但你知道我们还是朋友的对么?”然后Sebastian看着Blair踩着那双鲜红的高跟鞋推开门消失在拐弯的街道口。

Sebastian打电话叫来了Chace,虽然他什么也没讲但是Chace敏感地察觉到了一些事。他默默地给Sebastian叫了两杯酒,在一旁陪着他喝。半晌,Chace拍拍Sebastian的背,“Sebby你知道这不是你的错。”“Blair也是这样说的。”Sebastian觉得胸口堵满了什么了情绪,“她说我把她照顾的很好,她很感激我。”Sebastian呷了一口酒杯上的那片青柠,酸涩的汁液侵占了他的味蕾,“Blair觉得我的生活方式很糟糕,她觉得是她的错。”Sebastian舔净了杯口上的那圈盐粒,感觉滋味咸的有些发苦,“但是我觉得我过的还不错。”澄净的酒浆被一口饮下,“Blair是个好女孩。我真的很喜欢她……”Sebastian觉得眼睛有些涨,刚刚喝下的液体仿佛直接从眼眶里滚落,灼烧得他面颊有些疼。Chace静静地看着他,挥挥手又帮他叫了一杯龙舌兰。“承认吧Seb,你是很喜欢她,但没有那么喜欢她。说真的你那种不拍片就昼伏夜出的生活只有吸血鬼才那么干,也就只有你觉得好。你没有为Blair做出什么改变,我知道你想说你习惯了这种生活,但在我看来这只能说明你觉得她还不值得你为之改变。”Sebastian沉默了,他接过了Chace递过来的那杯酒但是没有喝,“我知道。我知道我还没有能力游刃有余地处理好我的生活,还有遇到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事。但是我在尽可能地做到得心应手…….Chace你懂么,这就像是一种妥协。现在的生活虽然可能看起来很糟,但我能处理好我遇到的所有事……”或者,这只是因为,其实我也希望有人来照顾我。Sebastian把后面一句话咽了回去。Chace揉了揉他的头发,搂住他说,“多喝点然后回去好好睡一觉吧。我会看着你别做傻事的。”

Sebastian透过酒杯盯着被子里幽蓝的液体,就像盯着谁的眼睛。他没有想过Chace会这么直接地挑破他的想法,他也没有这么直接地面对过自己心底的这个渴望,那个小小的声音在他生命中的度过的二十多年里一直在喊,我也想做个孩子啊,我也想被照顾。但是从小跟着母亲侨居异乡从小就要独当一面的他知道这种想法实现的可能性有多小,所以他要求自己要独立,要担当,然后无意识地把这个小小的声音掐灭,游走在自己的生活里。

直到他遇见了Chris Evans。

 


评论(5)
热度(45)

© 饺子法瑞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