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法瑞鹅

I know how much Bucky means to you. Jarvis is my co-pilot. Sometimes I'll be jealous but never doubt it that I love you. You are not alone. Do u bleed?

Chris*Sebastian RPS becoming a kid (二)

Chris是一个生活很规律的人。他喜欢早上七点起床,放一张Vasily Petrenko的专辑,在悠扬音乐声里给自己煮一杯新鲜的黑咖啡。Chris喜欢在阳台上看完当天的早报后享受自己准备的丰盛早餐,清煮芦笋水波蛋,撒了黑胡椒和迷迭香的焗土豆,再来一块自己烤的苹果派。由于角色对身材的苛刻要求,不在拍片的Chris往往需要在健身房度过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减脂增肌的明确目标保证了他健康准时的进食,充足的运动让他晚上往往拥有一个良好的睡眠。Chris一向精力旺盛,自己也是个爱玩的人,没有片约的日子也喜欢约上三两好友到酒吧夜店里嗨个痛快。但更多的时候,Chris会把时间花费在各种极限运动上,他狂热地喜爱雪板和蹦极,Scott手里有一沓Chris冲浪的抓拍照。

 

Chris第一次见到Sebastian是在美队一的拍摄片场。这个清爽的大男孩穿了一件字母印花的T恤,罩一件灰色的长袖,软软的棕发乖巧的搭在额前,外套帽子下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奇地打量着片场里的一切,像一只误闯进森林的梅花鹿。Chris主动走上前去,“Chris Evans。”男孩先是一怔,然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回握了Chris伸出的手,“Sebastian Stan。”哦,原来这个人就是他戏里的挚友,他日后的敌手,他做人的原则,他一生的执念。

 

美队一的拍摄时间里Chris一直在观察这个罗马尼亚来的男孩。他看着这个男孩在别人都用来补觉的时间里一直翻看他买来的一摞又一摞的漫画,他听见这个男孩自己在衣帽间里反复对着不多的那几句台词,他看着这个男孩在卡车里反反复复地把那只狙击枪拆了又重装,最终成为了那个能够行云流水般的把弄各式枪支的James Barnes……看得久了听得久了,每个深夜,当Chris闭上眼,脑子里就会浮现出各种情景下Sebastian的脸。

 

Chris觉得Sebastian并不像电影里的中士那样开放,相反,他其实是一个相当腼腆的大男孩。Chris记得Sebastian第一次主动和他聊起排练拍戏电影以外的话题时,他那有些迟疑却带着兴奋的表情和语气,“Chris,你在纽约呆的时间比我长,你知道现在这个季节哪里有卖郁金香的么?”“郁金香?Come on, dude, 现在可是12月!怎么,女朋友过生日吗?”Chris记得当时自己戏谑的语气和Sebastian微红着脸洋溢着幸福小泡泡的回答,“她没有过生日。只是她喜欢,想给她一个惊喜。”啊,那就是有女朋友了。Chris咂了砸嘴,觉得有小手揪了他的心一下,淡淡弥漫的失落感,有些疼。当晚,Chris拜托了Scott打听到12月依然售卖郁金香的花店,想了想又加上几个花店的名称和地址发给了Sebastian。五分钟以后,他收到了那个大男孩的短信,“thx Dude :)”盯着屏幕上那个小小的笑脸,Chris心想,真是个贴心的男友。

 

Chris和Sebastian逐渐熟络起来已经是两年后。美队二的拍摄多了许多二人的贴身打戏,片场里Chris一有机会就待在Sebastian身边。Chris喜欢听Sebastian在他真诚地夸赞冬兵的动作干脆利落漂亮极了之后有些羞涩的说“没有那么好啦”,他也喜欢自己开玩笑地抱怨说“亲爱的你刚才下手好狠打得我真疼”后面前人有些慌乱担心而抱歉的眼神。或许是被自己的热情感化了吧,Chris有些不无骄傲的想,他觉得Sebastian主动找自己攀谈的次数明显增多了。至少,我现在对他不是毫无了解,Chris心情愉悦地吹着口哨,我知道他有个好朋友叫Chace,还知道他前段时间和女朋友分了手。

 

Chris第一次产生给Sebastian带早饭这个想法是在衣帽间里。他看着Sebastian翻箱倒柜地企图在一堆衣服里找到能量棒,活像一只在翻找自己偷偷藏起来的瓜子的仓鼠。“饿了?”巧克力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曲线,Sebastian下意识地伸手抓住。“嗯,有一点。……谢谢。”面前人看起来有点羞赧,低下头撕开包装纸专注地吃巧克力。“没吃早饭?”Chris走到他旁边坐下,随手抓起一瓶水递给他。“唔……早上起不来……” Chris看着他鼓着腮帮子嚼巧克力而有些口齿不清的样子,忍不住戳了戳他的脸。

Chris第二次产生这个想法是在一次聚餐上。Scarlett看着Sebastian心无旁骛地对付面前的一大盘牛肉,开玩笑地拍他的肩,“Wow,little monster,待会要和Cap打架吗?吃的那么多。”Sebastian愣了一秒,随即笑了起来,“不,今晚多吃些明早就不用吃早饭可以睡懒觉了。”Chris在一旁听到这个解释哑然失笑,这个逻辑简直就是简单粗暴。看来平时这个家伙为了多睡一会儿没少牺牲掉自己的早餐时间,不怪得会被自己撞见找能量棒,平时在片场休息时嘴里也总是塞满了各种各样的小零食。“Sebby,你可真是……随性。”Sebastian亮晶晶的眼眸并没有从食物上挪开,但Chris看见他笑着耸了耸肩。

Chris最终决定要跟Sebastian提起自己可以帮他带早餐这件事是在一场动作戏后。Sebastian裹着冬兵厚厚的制服,帅气潇洒地拔出匕首抛起接住抬臂刺向他之后脚上突然一滑,整个人跌进了他怀里。Chris抱住他,在他耳边小声地地笑,“饿晕了?”Sebastian有些慌乱地在他怀里挣扎,听到这句话后明显地顿了一下,“太阳有点大…….热晕了。”拜托,Chris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悠哉悠哉的云,在心里偷笑,这个季节的克利夫兰,最高温度也不过72华氏度好吗。

于是,“想不想尝尝我的厨艺?”Chris坐在拖车里看着Sebastian今天第三次往嘴里塞动物小饼干时终于问出了这句话,“我觉得我做的肯定比Walmart卖的袋装饼干好吃。”听到这句话的Sebastian显然被嘴里满满的小饼干噎到了,Chris连忙拍拍他的背,迎上他有些不解的眼神,“我是说,如果你愿意尝一下的话,我可以帮你带早餐,不喜欢吃早饭的小懒虫。”Chris看见Sebastian的脸有点红,“我不是不喜欢吃早饭我只是起不来……”大男孩咽下饼干小声地嘟囔,“会不会太麻烦你?”“不麻烦。我平时就会做早饭,你如果愿意尝一下的话,我多做一份就好了。Scarlett说我烤的苹果派很好吃哦。”Chris盯着Sebastian的目光里闪动着一丝狡黠。“嗯……那就拜托你啦。”看着Sebastian低下头继续吃小零食的乖巧表情,Chris萌生了一种把他搂进怀里揉乱他柔软头发的冲动。惹人怜爱,Chris在心里默默下一个结论。第二天,睡眼惺忪的Sebastian在化妆室的大桌子上看到了Chris给他带来的画着笑脸的“爱心便当”。

 

“周六晚上有荷兰国家芭蕾舞团的舞剧,想去看看吗?”Chris看着Sebastian欢快地像一只翘着尾巴的猫一样晃到自己面前,不禁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好啊,王子殿下要约我出去,求之不得。”然后,Chris满意地看见Sebastian刷一下红了的脸。Chris在片场的这段时间里看完了《列王传》,Jack Benjamin那个精致高贵的王子形象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Chris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无意识地咬着嘴唇约他出去的样子,和那个唇红齿白风流纨绔的小王子还真像,一声“王子殿下“脱口而出。“这是为了表达这一个多月来你每天帮我带早饭的感谢……”Sebastian的声音有些小,Chris站起身贴近他,看见面前这个男人的眼睫毛在一跳一跳,还真是爱脸红。“好,我接受你的感谢。”Chris凑到Sebastian耳边说出这句话,感受到王子殿下一瞬间的停止呼吸后心满意足地揉乱了他的发型。这个小家伙,干嘛这么紧张。

 

“诶Chris你知道么,荷兰国家芭蕾舞团的这部吉赛尔评价很高的,据说是学院派芭蕾的最高水准诶!我之前看过一部分第二幕的视频,服装舞美都是一流,虽然改了剧情但是看上去比莫大的版本还要好!你知道莫大么?就是莫斯科大剧院,那是我最喜欢的芭蕾舞团,我最喜欢莫大98版的吉赛尔啦,女主是Svetlana Lunkina, 当年的Lunkina简直太棒了,她就是为吉赛尔这个角色而生的啊! Anna Tsygankova也不错,但我觉得她气质没有Lunkina好……”Chris静静地看着Sebastian如同一个第一次进游乐场的小孩一般兴奋地给他介绍自己喜欢的芭蕾名伶,给自己展示他所不曾触及的世界,满足感不断攀升的瞬间还产生了一种时光回溯的错觉。

“Chris?”Sebastian在他面前晃了晃手,有些腼腆地笑了,“抱歉,我可能太兴奋了。你知道嗯,很少有人愿意和我一起出来看舞剧,所以我有些忍不住……”“我喜欢听你说这些。”“嗯?”“我喜欢听你说这些Sebby,虽然没有想过你会这么喜欢芭蕾舞剧。”“嗯,你知道我妈妈是钢琴老师,所以我小时候对古典音乐有一些接触。你知道,古典芭蕾的配乐都是古典音乐,巴黎歌剧院的茶花女还都是用肖邦的钢琴曲配的呢!我小时候只是觉得它们都很好听,也没想到长大以后就喜欢上了古典芭蕾。”“你知道到现在为止你讲了多少个你知道么?”Chris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你从没跟我提过你家里的事,我不知道你妈妈是钢琴老师。”Sebastian突然安静了,半晌,他换上了一种沉稳而冷静的语调,“八岁那年我爸爸去世了,妈妈带我搬去了维也纳,她在那里有份工作,是一个小钢琴家。十二岁那年她带着我到了美国,然后她和一个小学校的校长结婚了。”Chris感觉嗓子有些发干,他不知道Sebastian是不是习惯性地抹去了所有的细节和经过。他想问他,Sebby你小时候在维也纳过的好不好?母子二人有没有受欺负?搬到美国生活有没有变好?你的继父对你还好么?其实很多问题的答案Chris不用问也能猜到,如果Sebby在维也纳过得不错他妈妈也不会费劲千辛万苦带着他来到人生地疏的美国,在影视界混迹多年的Chris知道一个带着罗马尼亚口音毫无演戏经验的外来小子想留在好莱坞有多难。然而Sebastian什么都没有讲,Chris有些烦躁地挠挠头,他就这么平淡地把十几年的生活一笔带过,甚至没有给自己一个安慰他的机会。Sebastian眨眨眼睛,亮晶晶的瞳仁看着他,“呐,现在你知道啦。准备看剧吧,就要开场了。”Chris看着这个人云淡风轻的侧脸,突然很想把这个小人捧在手心里紧紧地握住他。剧院的灯光逐渐暗下,Chris盯着舞台上幕布的巨大褶皱,心里有个声音在轻轻地跟自己说,我想要保护他。


评论(3)
热度(72)

© 饺子法瑞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