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法瑞鹅

I know how much Bucky means to you. Jarvis is my co-pilot. Sometimes I'll be jealous but never doubt it that I love you. You are not alone. Do u bleed?

RPS Becoming a kid (三) Chris*Sebastian

美队二杀青的当晚,剧组在曼哈顿岛的某个高级餐厅里举行了庆功宴。整顿饭的时间里,Sebastian一边听Chris跟导演和Anthony开不过分的黄色笑话一边默默地切下一块牛扒往嘴里送,头脑中偶尔一亮,却是意识到从明天开始就吃不到Chris做的早餐了。Sebastian放下手中的刀,慢慢地喝着柠檬水,目不转睛地盯着落地窗外布鲁克林大桥的夜景,灯火通明的大桥横跨纽约东河,缆索上精致的霓虹热烈而显赫地张着光帜,串起曼哈顿岛如是的辉煌。倒映着流光的河水在黑夜里沉默地升起又降落,冰冷而热切如同晨雾缭绕的黎明。很美丽,Sebastian在心里默默地赞叹,不可否认纽约的夜景令人陶醉,就像Chris Evans。Sebastian愣住了,显然被自己神奇的联想吓了一跳。不可否认,他挺喜欢Chris的,有谁会不喜欢这样一个像星辰一样耀眼而又令人陶醉的人呢?

 

“嘿,在想什么?我看你一个晚上都在发呆都没怎么吃东西。”周围突然安静下来,有什么冰冷的东西贴住了自己的脸,Sebastian缩了缩脖子,看见坐在自己身旁的Chris拿着香槟在坏坏地笑。“没什么啦。其他人呢?”Sebastian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庆功宴的气氛明明很热切,自己一言不发似乎有些不妥。“Joe和Anthony打赌说他喝了酒做不了50个俯卧撑,他俩刚招呼了一帮人去酒吧啦。”“唔……”“布鲁克林大桥晚上的确很美。”“欸?”Sebastian抬起头。“你在看。”“嗯……很吸引人。”“想去桥上看看吗?”“诶?”Chris快速地转过头和Scarlett交谈了几句,然后一阵风似的拉着他出了餐厅。

一想到走时Scarlett一幅我懂我懂的表情看着他俩笑,Sebastian就觉得脸颊有些发烫,“所以我们就这样溜出来了?”Sebastian有些无奈地看着面前这个笑得十分开心的男人,“庆功宴上美国队长神秘消失,这个够Anthony调侃好久了。”“我追随我的冬日战士去了。”后者讨好地抵住他的额头,“我给你买冰淇淋。”“我像是会为一个冰淇淋屈服的人吗?”“咸焦糖和海盐巧克力的。”Sebastian思考了一会,“好!”Chris笑了,他把手搭在Sebastian的腰上,两人在布鲁克林大桥上慢慢地走。狭窄的道路上有快速骑行的自行车通过时,Chris便稍稍用力把Sebastian带到自己身边护住他。如此绅士,Sebastian不禁莞尔,我可不是女士。

 

“Sebby,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好么?”Chris忙忙地接完电话转过身看着他,“给我半个小时,我就回来找你。不要乱跑好么?”Sebastian笑着摸摸他的头,“去吧,我又不是小孩子。”“我……怕待会回来就找不到你了。”Chris看上去有些难为情,Sebastian的手抚上他的脸,“去吧。”你永远不会找不到我的。

 

Sebastian在布鲁克林大桥上吹着风,看着曼哈顿岛像银河般璀璨壮丽的夜景,忍不住想,Chris去干嘛了?这个家伙,该不会去买冰淇淋了吧。仔细算算,自己来纽约也是好些年了,却是第一次在另一个人的陪伴下登上布鲁克林大桥。Sebastian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难得的放空自己,隔着40米盯着桥下的浮光暗影,什么都不想,只是等一个人。“咸焦糖和海盐巧克力。”他听见背后传来的喘气声,“我跑过来的,还没有化。”只是一个冰淇淋而已,你不用跑的,Sebastian有些心疼地看着Chris,然后在眼前人无比真诚而热切的注视下双手接过了那个蛋筒,像个恋爱中的少女一样低下头笑了。他慢慢地舔着蛋筒上面泛着荧光的冰淇淋球,“嗯,很好吃。谢谢你。”

“Sebastian Stan,”完整的音节从Chris嘴里吐出后显得格外好听,有一束怒放的野玫瑰侵袭了自己的视野,“你愿意做我男朋友么?”你愿意做我男朋友么?一句不能再简单的话,Sebastian在片场偷看Chris的很多个瞬间里臆想着某个不存在的场景在心里练习过无数次这句话的每个音节,但他从没想过Chris会说出口。他猛地抬起头,看着被西装外套衬得格外帅气的Chris用无限柔情而渴求的眼神凝视着自己,放空太久的脑子空转着嘴里什么也说不出来。布鲁克林大桥的霓虹下,曼哈顿岛绮丽的灯火做背景,灿烂的玫瑰在面前绽放,经典而浪漫的电影情节。Sebastian知道自己骨子里或多或少还是藏了些很少女的浪漫情结,心脏猛地一跳,看着那束别致的野玫瑰,他知道自己无法拒绝。绽放得灿烂而忘我,美丽得任性而不张扬,就像此时等着他答案的Chris,丘比特的羽箭直直射穿了他的心房。“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或许是因为刚刚的跑动,Chris有些羞赧的脸微微发红,他望向自己的眼神有些过于炽热,Sebastian把它归结于桥上灯火太晃人眼的缘故。Sebastian忍不住伸手碰了碰那束玫瑰,白瓣上走着红纹,“好。”下一秒,他被拉进了Chris温暖而有力的怀抱里热烈地亲吻。Chris抱他抱得太紧了,Sebastian被Chris吻得近乎窒息时迷迷糊糊地想。冰淇淋在他们热吻的瞬间就落进了河里,热吻后的Sebastian有些呼吸不稳地靠在Chris肩上,咬着他衬衫的衣领小声地抱怨,“掉了……”Chris宠溺地摸摸他的脸颊,在他发上落下一枚柔软的吻,“再给你买。”

 

 

Sebastian和Chris在一起六个月了。这六个月来,Sebastian没有后悔过自己的决定,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Chris了。毕竟早晨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穿着睡衣躺在柔软的床上而不是吐得一塌糊涂的地毯上就是一件很令人心情愉悦的事。起身以后发现自己闻起来就像是清爽的莎草沐浴露而不是混合着烟灰和劣质香水的伏特加,心情就更好了。Sebastian翻身下床时没有体会到以前宿醉后的眩晕感,大概是昨晚Chris给自己喂了柳橙汁和热牛奶。他伸手拿起了床头柜上的那杯水吞下盒子里的小药片,心满意足地看着小字条上画着的蠢蠢的笑脸,“如果还是头晕就把药吃了。早餐在烤箱里,你只需要加热十分钟就能吃:)”Chris总是这样。Sebastian每次在夜店嗨完喝醉后,Chris都会把自己抱回家。他会用热水帮自己擦净身子,把充满烟酒味的衣服扔进洗衣机,喂自己喝热牛奶,然后给自己准备好第二天的早餐。

Sebastian越发地觉得Chris和别的人不一样。他不会蛮横地打断自己出去玩的念想阻止自己去夜店嗨,相反,他会和自己一起去。在店里玩时Chris从不会说“Sebby不要喝酒这对你身体不好”之类扫兴而又无关痛痒的话,相反,他会主动帮自己点用whiskey、石榴糖浆和酸橙汁调成的“纽约”,那是他最喜欢的鸡尾酒。时不时,他还会让酒保调一些自己从没喝过的美味鸡尾酒递给自己笑着说“你尝尝”。Chris和自己的朋友们相处的很好,Sebastian已经不止一次看见Chris和Chace在吧台的一旁热烈地交谈,Chace搭着Chris的肩时不时发出一声爆笑。Chris的身材非常辣,他和自己跟着有些刺耳的音乐在舞池里一起跳贴身热舞时,Sebastian总会忍不住在他的胸肌和腹肌上摸来摸去。Chris如果笑着问他“宝贝你在干嘛”,Sebastian就会笑吟吟地凑到他耳边用有些喑哑的嗓音坏坏地说“调戏你呀”。Chris的酒量比Sebastian好,但他和自己一起出门时从来不会喝醉,以至于Sebastian一直天真地以为Chris是三杯倒。直到某天Sebastian挑衅般地点了十几杯高度数鸡尾酒美其名曰要和Chris“分享”,最后却是全身瘫软在Chris怀里被抱回家,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严重的错误。第二天,Sebastian窝在Chris怀里问他这么能喝为什么平时和自己出去都如此收敛,Chris眨着自己的狗狗眼温柔地看着他,“亲爱的,我觉得我们两个之间总要有一个人需要保持清醒。我很愿意做你的骑士保护你,让你不在神志不清的时候被其他别有用心的人揩油。而且我觉得我喝醉了以后你不一定能够把我成功弄回家,哦我不是暗示你臂力没我好,我知道自己其实重的要死。”Chris毫不突兀地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而他并没有因此变得手忙脚乱。

 

Sebastian悠闲地坐在吧台边翻看手里那本旅行杂志,咬着吸管小口小口地喝着果汁。他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今天是周日,每个周日的下午Chris都会来接他,然后两人一起去尝尝杂志上推荐的新奇餐馆。Chris的毛茸茸的头从脖子后面钻出来,有力的手臂环住他,淡淡的胡茬蹭着他耳后的皮肤。“你要去旅行了吗?”Sebastian嗅着Chris下巴上须后水的气味,抚摸着Chris的柔软金发,轻轻地笑了,“也许吧。很久没去了。”“那我是要被一个人留在纽约了吗?”Chris的下巴搭在他的肩上,睫毛在微微颤动,Sebastian觉得心漏跳了一拍。Chris此时的语气里有藏不住的委屈,活像一只独自被主人留在家看院子的大金毛。想到这个比喻的Sebastian不禁笑了,“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去远一点的地方也可以。”“可以么?”Sebastian偏着头,看见Chris的眼神倏一下发亮。他亲了亲Chris的脸颊,“可以。有什么想去的地方?”Chris衔住他肉肉的下巴,“你的旅行,我跟着你。想去哪里都听你的。需要我的时候记得告诉我。”Sebastian喜欢这样的回答,于是他给了Chris一个潮湿而持久的吻。

 

两周后,当Sebastian在萨尔茨堡的旅店里喘着气从Chris身上下来后,脑子里迷迷糊糊地全是“被Chris抱着睡觉真舒服旅行的时候有个人肉枕头感觉还不赖”和“都说了旅行的时候不能一周三次下次再也不带这个家伙一块出来了!”两个想法在天人交战。

 


评论(6)
热度(42)

© 饺子法瑞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