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法瑞鹅

I know how much Bucky means to you. Jarvis is my co-pilot. Sometimes I'll be jealous but never doubt it that I love you. You are not alone. Do u bleed?

将相遇寄托给离别 1

“我们为什么不能成为爱人呢?”没有回应。自问自答。“说不定我们上辈子是仇人?”绿眼睛男人轻轻地笑了,“大概是缘分不够吧Thor。这辈子能遇见,或许已经是命运女神的恩典了。”“Loki……”金发男人虔诚地吻着绿眼睛的手,那双他曾经爱抚过无数次的手,给他写过情书,拨弄吉他的手,白皙的手掌,修长的手指,“我爱你,Loki。你知道的吧…….?”流动在空气里的叹息,融进了血肉,“我知道,Thor。我也爱你。”


这场爱情的终结不像Loki最初预想的那样,嘭的一声,两人的血肉化为繁盛的烟花,而是嘘的一声,安静地如同在睡梦中死去的人。感情破裂的种子潜伏在平日的呼吸和话语下,戴上完美的面具做好伪装,逐渐生长,最终破土发芽。在此之后是两人永不相见的流放。

 ——————————————————————————————————————————————

Thor坐在飞往澳大利亚的飞机上,望着窗外绵延的云层,眼前不断回放着两年前在威尼斯双年展上和Loki初次见面的场景。修剪合身的西装,绣着金色花纹的墨绿色薄围巾柔顺地搭在脖颈上。他站在那里,慢慢啜饮着一杯贝里尼酒,像多数人那样。然而他偶然飘向自己的眼睛是那么的绿,比他腕口的那对克什米尔蓝宝石袖口绿得还要深邃,那么的勾人心魂。Thor真心觉得无论再过多久,再给他多少次机会,当他再次遇见Loki和他的绿眼睛,他还是会义无返顾地陷在其中无法自拔。蓝眼睛和绿眼睛对视了一秒,随后交错开,Loki扭过了头,放下已经喝空的酒杯消失在以对艺术家,收藏家和评论家的阿玛尼和普拉达西装里。


Thor追了上去,有些粗鲁地拨开心不在焉而又无所事事的人群,明目张胆又鬼鬼祟祟地找寻那个黑发男人的踪迹,生怕慢一点他就会被淹没。那一秒钟的对视点燃了他心里的一团火,烧得他头脑发热,浑身发烫。“你在找我?”Thor不曾想过这个男人的声音如此好听,完美地配上了他的绿眼睛。优雅深邃的低音,他是英国人。Thor像个偷摘邻居家后院的玫瑰被发现了的男孩,脸颊绯红一片,他有些结结巴巴地回答,“嗯……没,没有……”黑发男人的绿眼睛饶有兴趣地眯了起来,优雅而紧张的姿态像一只盯着猎物的豹子,心里暗暗盘算着已经到手的猎物要先如何玩弄,再一步步地吞吃入腹。充满危险而富有挑逗意味的眼神。Thor脑子里的那根弦“嘭“地一声断了。


Thor脑海中不断回放着Loki白皙的胴体,紧实丰满的臀肉,迷离布满了雾气的绿眼睛,觉得口干舌燥。他叫来空乘开了一瓶香槟,花朵和水果的芳香淌过嘴唇舌头和喉管的期间他抽出了一点思绪想,如果他和Loki晚一点遇见,这一切会不会就不会发生?他和Loki的结局会不会比现在好一点?现在想来,当初两人那充满性意味的见面以及随后在床上的挥汗如雨实在不适合作为一段认真感情的开始,但他们在遇见对方之前好像的确只有这一种可能的相遇方式。两人就像那空心的稻草人,如同两个被时间放逐了的生命,在睡着的和醒着的时间里走动,在黑夜和白昼的时间里漫步,在幻想和现实之间游走寻欢,直到见到对方被彼此的那份尖锐强烈地吸引,才看对眼走到一块。只可惜,正确的时间和正确的地点不在那里,不在威尼斯,也不在维也纳,不在他们共同呆过的任何一个地方,这里都远远不够寂静,他们无法在这嘈杂的空气中安静沉默地凝视彼此的自燃。不在这些湿润或者晴朗的土地上,因为正确的时间和正确的地点不在这里。

 ——————————————————————————————————————————————————

下午五点,幽暗的光线透过白色的纱帘弥漫了一屋子。所有的东西影影绰绰,柔软的像熟睡中的兽。Loki躺在床上,手里攥着那缕从Thor头上铰下来的金发,裹着那床明显不符合他审美的金红金红的绸被,昏昏沉沉地想,我真的这么做了。房屋里安静地有些诡异,时间流动的速度被Loki无意识地延长了许久,恍惚间,他想起很久前的一个晚上,他骑在Thor身上,汗水清晰地顺着脊柱流入股间,他望着黑暗中仍一头灿烂的Thor有些恶毒地说,“我应该把你的头发都铰下来,然后拿来织一顶帐篷,混着孔雀毛,金灿灿的,一定很好看。”那时,自己因为这个恶作剧般的绝妙想法笑得很开心。现在,自己有些发冷的手因为失去了身边那个烫人的温度,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变得汗涔涔的。终于结束了,Loki有些疲惫地想,明天我要做什么呢?


评论
热度(11)

© 饺子法瑞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