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法瑞鹅

I know how much Bucky means to you. Jarvis is my co-pilot. Sometimes I'll be jealous but never doubt it that I love you. You are not alone. Do u bleed?

将相遇寄托给离别 3

Loki盯着窗帘的方向看,漆黑的一片,大概还是晚上。Molly跳上了床朝自己喵喵的叫,胃里翻腾的感觉提醒他是时候给Molly也让自己吃些东西了,然而此时此刻他并没有进食的心情。现在我该干些什么呢?明天又干些什么呢?我现在应该去给Molly倒点牛奶,可怜的小家伙估计饿坏了。但明天呢?他不知道。显然,这个永恒的问题并不会随着胃酸的累积和困意的弥漫而消逝。Thor还在他身边时他也曾无数次问过这个问题,那时他总能听到一些回答:去抱Molly晒晒太阳,或是去选购一些精细的暗纹信纸。但他早该知道的,两人的对话总会像手掠过水波而后消逝,就像塞壬的歌。

 

“读书给我听好么?”Thor拥着怀里的Loki,带着薄茧的指腹在他腰间流连,引得怀里人一阵轻颤。没有回应,只有一声叹息,震动着华帐里停滞的空气。“Please.”Thor将头埋进Loki的肩窝。Loki从帐子里伸出手胡乱摸了一本,“艾略特。诗集,要听么?”“你读的,都好。”Loki发出一声轻笑。

“今晚我的心情很乱,是的,很乱。陪着我。

跟我说话。为什么你总不说话。说呀。

你在想什么?想什么?是什么呀?

我从来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想看。

 

现在我该干些什么事?我该干什么呢?

我就这样冲出去,走在大街上,

披头散发的,就这样。咱们明天又干些什么呢?”

 

“想出去走走么?我请你喝一杯。”

“呆不下去了?”笔挺的鼻子里发出一声轻蔑的气音。Loki裹着墨绿色的丝绒薄毯站起身,慢慢走到窗边撩起一点窗帘窥视着窗外,层层褶皱下露出光洁修长的小腿和精细的脚踝。他指着那些向游人兜售着水果和鲜花的老妇,“Thor,你看,那些人,那些鬼怪幽灵,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下向行人招呼,用那些已经腐烂的花和水果换取他们不需要的钱币和珠宝。转过这个街角,那些幽暗的巷子里会有更多的迷失的幽灵在眯着眼查看地图,找寻那些能让他们花掉钱币的各种地方。有什么意思呢?看似华丽千年不朽,也无非是些金属和石头。”

Thor不说话,他知道Loki读过很多书,他随口说出来的句子里或许就藏着好几个典故,然而他说不上来,他能做的只有倾听,屏住呼吸,听Loki很轻很轻的语气,不大声呼气以免打破这份永恒的寂静。“算了,”Loki放下帘子,温柔地命令,“把帘子拉开,给Molly倒点牛奶,出去喝一杯吧。除了vodka,什么都好。”

我们到外面走走,吸一阵烟,

赞美赞美那座纪念碑,

讨论讨论最近的事件。

按着公共大钟将我们表的发条扭一扭,

然后等上半个小时,喝我们的啤酒。

 

 

Loki睁开了眼,他没有听见Molly的叫声。一道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射在了红色的墙布上,闪耀地刺眼,仿佛立刻会燃烧起来。Loki疲惫地想,烧了吧,烧起来就好了。把这些存在过的痕迹全部烧掉,我就可以重新开始了。暧昧不清的光线缠绕着他的指尖,又渐渐移动到他的眼睑。

那个女人,Loki不禁因欲望和遗憾而叹息,终究还是自己的一个心结么。但他知道,那不过是一个借口。Loki心里清楚,Thor并不是罗贝[i]一样的男人,他也知道Thor之前死活不肯搬进自己公寓的原因是他和Jane没有分手,可以说在某些方面,Thor传统地有些古板,身上很有点中世纪绅士的味道。虽然理解旧日情人暧昧不清的短信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Thor父亲单方面的施压,Loki还是在为成为希尔贝特一样可悲的人而心存恐惧。不过,Loki轻蔑地哼了一声,他才不会和那个软弱的女人一样为了一个男人泛滥的爱而痛哭流涕。他的高傲让他拒绝低下自己的头颅去祈求一个人的爱,那样还不如直接了断地结束他几十年来的生命。就像这段关系里除了分手他从未主动对Thor说过我爱你,好在Thor有些磨人的固执一直让他主动地向Loki表白。

“我爱你。”

“成熟的人不轻易说爱。”

“你很成熟,”Thor温暖的掌覆上Loki的左胸,“但是你爱我。”

Loki极温柔地叹了一口气,睫毛在Thor湿热的呼吸里轻轻地颤动。

是的,我爱你。但你若不问,我便不说。

 

Loki不知道Thor是因为太聪明还是神经过于粗大,总之,在他们相处的前一年半的时间里,他从没问过Loki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这样愚蠢而无用的问题。因为答案显而易见,Loki也不知道他们算什么。不是情人,不是伴侣,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就是这样了,你不问,我便不说;你不说,我也不会问。随时准备着让所有的事都说出口,或者都不说。

 

所以,纵使Loki清楚的知道Thor有一天终究是要离开自己的,即使他内心深处很不愿意承认,他也不会将这件事情挑明。他不知道Thor什么时候会离开,回到他阳光漂亮的女友身边,虽然Thor无数次和自己强调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女友联系过了他们显然已经分手了,但在Loki看来这只是Thor单方面的臆想,哪一个聪明女人会轻易放掉这样一块肥肉。但仿佛是在潜意识里的,他不担心这个,他不太担心。Thor在他身边的时日里对他的照顾(他再一次很不情愿地承认了这一点)仿佛是一个承诺,他会留在Loki身边直到他过完所有糟心的日子。尽管很多时候,自己多变的情绪仿佛是对待一只宠物一样待他(哦Molly的地位可比Thor高多了,Loki又禁不住有些刻薄的想),然而Thor不是一个玩物,Thor对待他们之间的关系比游戏要严肃得多。无论是Loki单方面有些恶意地视而不见,或是偶然随性而至的亲昵,或是最平常的若即若离的态度,Thor对待自己的态度近乎虔诚。真是自大,Loki有些懊恼而无可奈何地笑了。

 

“我们是在中世纪么?”Thor问

“不”,Loki微笑,“我们在21世纪。”

“但或许你是从中世纪来的吸血鬼。”一样苍白而俊美的脸,一样深不见底而怀有秘密的眼睛。

“不怕我喝了你的血?”

“我的荣幸。”

 

Loki又想起了摆在花几上的那束永生花,黄玫瑰搭着满天星,那是很久以前Thor送给他的一份礼物。

“你买这些回来做什么?这里太潮湿,他们会长霉,然后腐烂。”

“不会的,”Thor吻了吻他的手,“我来照顾。”

一样的自大,Loki又在心里默念了一遍。但就是这样有勇气自大的一个人,Loki在鄙夷他的同时是对他是怀有一丝敬畏的。他知道Thor有脾气和底线,尽管Loki很多时候很想知道Thor的底线在哪里,但他不自觉地会隐隐地害怕暴怒中的Thor。他不想承认,但他的确在害怕那个后果他承受不来,他怕Thor会一声不响地离开。Loki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发,该死的,那明明是自己的特权!呵,特权,谁给的特权?Loki一个人的时候他可以想干嘛就干嘛,那是他赋予自己的权力,和Thor在一起后自己竟然开始了克制,真是不可思议。


——————————————————————————————————————————————————————————————————

[i] 罗贝,《追忆似水年华》里希尔贝特的爱人。“罗贝对我说,他还爱着一个女人,但他爱这个女人不如爱自己的妻子,很快就要和她一刀两断。他这是自鸣得意,补充道,'然而,我可以引以为豪。这个女人无数次向我证实了她的爱情,可我却将为希尔贝特而牺牲她,她从未注意过一个男人,她也认为自己是不会爱上男人的。我是第一个这样的男人,我知道,她对所有的男人都严词拒绝,所以当我收到她的情书,看到他在信中对我说,他只有和我在一起时才感到幸福,我就不能再离开他了。显然,要不是想到这可怜的小希尔贝特痛哭流涕我就心软,我真会感到得意忘形呢。' ”

 



评论(1)
热度(10)

© 饺子法瑞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