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法瑞鹅

I know how much Bucky means to you. Jarvis is my co-pilot. Sometimes I'll be jealous but never doubt it that I love you. You are not alone. Do u bleed?

将相遇寄托给离别 4

[此文走心不走肾 也不走剧情 不喜勿喷 谢谢~

——————————————————————————————

Thor在房门外的小地毯下找到了钥匙。开门,放下行李,他从Loki那里带走的东西并不太多。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奇特的香味,木质餐桌上摆着一束新鲜的金合欢和小雏菊,房东留下了一张卡片,对新房客的到来表示欢迎。Thor走到阳台推开了落地窗,乳白色的纱帘被风吹着抚过他的脸。四月,南半球,这里已经是秋天了。Thor的脖子上围着Loki送他的一条薄围巾,十几度的凉风穿过她的发丝指尖,脖颈处还有些温暖的热度让他并不觉得十分寒冷。他任窗户敞开着,凉风里挟带的那缕香味和屋子里一样,令人沉醉。屋后柔软的大草坪的小径边缘种满了灿烂的合欢花,金灿灿地如同锦袍裙摆处绣上的金边,以前的屋主显然把这里打理得很好。

 

Thor顺着小径往草坪深处走,走着走着便随意往上一躺。他闭上眼睛,幻想手指触碰到的草丝是Loki柔软的黑发,零星的雏菊花瓣是Loki精致的脸庞,耳边奔跑掠过的凉风是Loki轻声唤他名字时的低沉嗓音。Thor在脑中回放着Loki每一个不自知的小动作,Loki日常生活里每一个不为人知的姿势,Thor在自己所有的记忆里区搜寻这个人的温度和触感,他不敢睁开眼睛。他害怕睁开眼后,只能眼睁睁地注视着过去那些美好的时光跳跃而去,苒苒飞离自己的视线,他害怕闯入自己视线的这片天和这些云,会彻底地抹除Loki在他生命里停留过的所有片段,自己会彻底忘记他的音容相貌。

 

风吹着身子,有些冷。Thor觉得眼睛酸涩得厉害,脸上有温暖的东西滑过,温度在微风中逐渐变冷,触感犹如当年Loki在他脸颊上额头上留下的温柔的吻。

 

Thor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借此大病一场,借着发烧感冒昏睡在床度过这一段所谓的失恋时期。往事以塞壬般的魔力向他召唤,他不可避免地想到Loki,想到来自Jane的惹Loki生气的那条短信,想到Loki当初趴在自己身边手指戳着自己的胸肌用戏谑的语气说,“给我讲讲你的事,Thor。讲讲你的女朋友,那个你父亲喜欢的女人。”Thor心中有一个模糊的想法,是不是从那天开始Jane的事就在他和Loki之间播下了怀疑的种子,此后它一直潜伏着在生根发芽。Loki才不像是不会吃醋不在乎的人啊,Thor深呼了一口气,他还记得当时自己是怎样回答Loki的问题的,大概是欢爱后两人的亲昵松懈了他的神经,让他不自觉地有些炫耀起来。

 

“那不是一个人。”

 

“哦,不错嘛。”Loki好看的绿眼睛又眯了起来,仿佛还带点欢快的声音让Thor有点恍惚。此时此刻,Thor笃定地想,当时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于是Thor和Loki讲起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Sif,讲起父亲是如何地喜欢这位大家闺秀希望俩人早早订婚,然而自己只把她当做好兄弟,讲起如果母亲在世一定会说服顽固的老爸因为她不会强迫自己去娶一个不爱的女人;他讲起自己如何在大学里第一次遇见Jane,讲起她温柔的语气和长发,讲起他带Jane回家父亲不屑而高傲的眼光有多伤人;他又讲起和Jane热恋以后发现这个女人是如何地粘人而磨人耐性,自己对她的感情最后是如何地渐渐只剩下对她事业有成的尊重……Thor模糊地记得那晚自己讲了很多很多,期间,Loki一直安静地望着他,没有说过一句话。

 

“Thor,”Loki翻身压住他,绿色的眼睛在黑暗里闪闪发亮,“你是不是没有见过我这样的。”肯定的语气,不带一点迟疑。Thor轻柔地抚摸Loki的黑发,捉住他的下巴,给了他一个不带侵略性的吻,“没有。从来没有。”

 

时而温柔,时而狠戾,柔美而富有力量,令人捉摸不透。“Thor,”Loki继续趴在身下人的胸肌上,玩弄着那嫣红的两点,“在你眼里我不过是个玩具。”“Loki!”Thor有些慌乱,“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就是的。”Loki在他的胸肌上落下一枚清浅的吻,“你现在和我在一起,只是觉得很新奇。等你经历过了,你就会离开了。这个城堡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迷人。这个世界多大啊,你肯定会有很多不重复的玩具。等你走了,”Loki停住了,仿佛正在思索,空气中刹那的安静如同真空般令人窒息,然而这未完的话最终只化成了一句叹息。

 

 “睡吧,Thor。”黑发男子滑下自己的身躯,翻身抱住巨大的羽绒枕头,攒成了一个小小的球。“Bythe way,友情提醒,以后男朋友问你前任的任何事,都不要用这种梦幻而又憧憬的语气回答我。”

 

Thor咬住自己的下唇,无法再因Loki的话承认了他是自己的男朋友而心下暗喜。他收紧自己揽住Loki的手臂,把头抵在爱人痩削的背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绝望。他的确是从未见过Loki一样的男子,所以面对Loki他束手无策。没错,Loki和Jane是不一样的,Loki和所有曾走进过他生命的女人都不一样。

 

Jane是鲜活的,健康的,浑身散发着一种蓬勃的美感,就像太阳一样耀眼;而Loki,Thor拿不准。Jane就像是一棵长在园圃或是田间的生长中的黄玫瑰,Thor可以感受到她花茎下流动地鲜活的汁液,拨开泥土就可以看清蔓延弯曲的根茎。而这意味着,即使她的花瓣不小心被自己揉碎,她也能够逐渐恢复长出新的花蕾。所以他很放肆。他毫不迟疑地跟Jane说出每句自己想说的话,去做自己想做的每一件事,肆无忌惮地在草原上掠夺踩踏,从来不满足。

 

然而Loki呢?Loki对于Thor而言就是一个神秘而不可测的存在,他就是镜中花,水中月,他是无根的,虚无而缥缈,Thor无法将他确实地握在手里进行感受。Thor不确定Loki向他笑时是否真的是在向他笑,他说的每句话是否又另有所指,甚至在两人肌肤相亲时他触摸到的光滑肌肤是否也同样来自自己的臆想。他在害怕,他害怕一旦他伸出手打碎了那面镜子,Loki就再也回不来了。所以他很克制,他对待Loki时的小心谨慎近乎虔诚。

 

Thor本身是多么野性的一个人啊,他的身体和意识里充满了一种纯粹的近乎具象的张力,他怎么会知道收敛。然而在Loki面前,Thor仿佛从雄狮变成了一只大猫,收起了锋利的脚爪和尖锐的牙齿,在面对一个人时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强烈的未知和由此而来的恐惧,他变得患得患失,然而又无能为力。Thor全部绷紧的神经都在靠Loki的一颦一笑维持着,这根弦一旦崩断,迎来的或许就是Thor的毁灭。只不过,两人彼此并不自知。

 

所以,Loki这种肯定中带着点决绝的语气本能地让Thor感到恐惧,他想,一旦Loki立定心意自己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让他回头。

 

“或许我会一直留下来呢?” 没人知道Loki是否听见。

 

 

 

 

 

 

 


评论
热度(5)

© 饺子法瑞鹅 | Powered by LOFTER